其他最新消息

香港中文大學校長、生物科學醫學家段崇智,以及香港佛教聯合會會長、西方寺方丈寬運法師今(27日)在校園一同就宗教和生物醫學展開對談。講座内容主要圍繞三大議題:安樂死、試管嬰兒及使用白老鼠做研究的道德問題。

寬運法師以佛學中的因、緣、果來討論生老病死的科學問題,而段崇智則談及科學家面對安樂死的兩大取捨,幹細胞研究器官以取代白老鼠殺生問題、以及試管嬰兒違反自然將導致的問題。

段崇智和寬運法師亦認為宗教和科學要持續交流。寬運法師指,佛教和科學對宇宙人生的關注都一致,只是有不同回應世界的角度和方法;而段崇智亦表示科學可根據數據預測未來,但不代表科學是全對的,往往需要宗教提出其觀點啟科學可以有更多思考角度。

議題1:安樂死
段崇智:細胞有自衛機制到時候就會死亡 要干預阻止?

宗教和科學都就生老病死有不同研究看法,就安樂死爭議而言,段崇智指出,在三四十年前,就有科學家發現細胞有自衛機制,隨着環境、年齡等因素,有自己一套死亡再生的做法,「細胞去到某個時候就自己會bye bye」;而安樂死情況亦相同,當人體每個細胞都要說再見時,醫生在處理上會有兩大做法,一是阻止這情況出現,讓病人不要死,拖延病人生存的時間,而有些醫生則認為一定有原因才讓這些細胞都要離開,故應順應它們讓病人安樂死。

就這兩個做法,段崇智認為難以評論到底干預治療,讓病人硬撐下去繼續痛苦,還是讓他解脫安樂死的做法更道德一些。

寬運法師:因緣致生死 安樂和苦是相對的

寬運法師則因緣中的「生從何來,死從何去」以及「無所從來,無所從去」來解釋安樂死的問題。他指各人有各自的因和緣,導致最終人因不同原因而往生,他亦談到佛教眼中的安樂是相對的,就如苦與樂都是相對的,佛祖釋迦牟尼當初看到魚在水中游而覺得其自由,但其實這些水中魚自己跟釋迦牟尼看牠們的角度是不同的;再加上,生死的問題是由業力主宰,人類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相死的心態,所以在大病下,或會有安樂死的念頭。

寬運法師在講座中談到安樂死時,説到「生從何來,生從何去」,「老從何來,老從何去」,「病從何來,病從何去」,「死從何來,死從何去」以及「無所從來,無所從去」。(梁祖兒攝)
議題2:試管嬰兒
段崇智:人類做了很多違反自然的事情

段崇智則表示在大自然中,人類做了很多違反自然的事情,如在河上建橋讓人可自然地橫越兩岸,所以就算試管嬰兒是不自然的,但人類都是要做,因為如果不做就不能生育。不過,他提及到這種科學孕胎的不足之處,如人類的表徵遺傳需在母體内發生,如果試管嬰兒在科學室中誕生而未有經子宮孕育,嬰兒或會出現不同未知的問題等。

寬運法師:科學孕胎是違反自然

寬運法師在面對試管嬰兒的議題時,表示科學孕胎是違反自然的,因着佛教中的輪迴問題,所以不會鼓勵人們去做。

議題3:用白老鼠做實驗
寬運法師:如果有活人自願做試驗對象無太大問題

至於討論到白老鼠殺生用作研究的問題,當問及如果一名佛教研究院使用白老鼠來做實驗,是否就犯了殺生戒律,而享用實驗成果的全人類亦是否都有罪,有共孽時,寬運法師表示「果從因生」,不同的因造就不同的果報,人類想借科學減少生命中的痛苦而造成白老鼠死亡的結果,他亦認為如果有活人自願做試驗對象,而又用得其所的話,其實在佛學上無太大問題。

段崇智:找活人來試就真的殺生 可用幹細胞變成類器官

段崇智則認為科學家使用白老鼠做實驗的出發點,從來都不是覺得這些動物較低等,只是不願意活人來做實驗對象,「找活人來試就真的殺生,就算有人舉手想做試驗都不行」,因為該人可能不知道實驗中的害處。

所以在既不想殺生,又不想使用活人試驗下,科學家研究出使用幹細胞來做實驗,段崇智指出,科學家一直研究如何從人體抽取幹細胞,把它們集在一起變成類器官,如肺,然後用作試驗藥物、疫苗的安全性,最後才做活人試驗,這些幹細胞沒有生命,「不存在殺生問題,可以拿出來做。」

原文網址: 生物醫學家段崇智與佛學寬運法師論科學道德 如何看安樂死? | 香港01 https://www.hk01.com/article/1004896?utm_source=01articlecopy&utm_medium=referral